无住生心

摄影师陶羽:

迪南:It's yesterday once more.


在比利时的东南方有一座遗世独立的桃花源,它叫迪南(Dinant)。这里山路起伏,屋舍俨然,有溪涧美池杨柳之属,阡陌通达,往来无人。一条默兹河(Meuse)蜿蜒连通整个城市,两岸是宽阔的步行街道和餐厅店铺,街道背靠山崖,山顶还有几座城堡和酒庄。中世纪时期,迪南曾是富庶的铜器产地和加工中心,因为处在悬崖和河谷之间独特的地理位置,后来经常被卷入战争冲突之中。经历漫长岁月,迪南一直维持了非常低的人口数量。迪南还是萨克斯风的发源地。虽然有人质疑萨克斯风的发明者(Adolphe Sax)生在迪南成长在巴黎,但是萨克斯本人的家族却是一直在迪南从事乐器制造,迪南也为萨克斯风的国际化推广做出了重要贡献。迪南虽偏居一隅,却有着丰富的历史底蕴和文化遗产。离开迪南已有半年,如今重新整理照片,又回想起那个夜晚倒映在默兹河平静水面上的点点灯光,还有河畔熟悉的萨克斯风旋律:All my best memories come back clearly to me. Some can even make me cry, just like before. It's yesterday once more.

摄影师陶羽:

布鲁日:in Bruges, in a dream.

 @LOFTER摄影   @一起旅行 

位于比利时西北角的布鲁日(Bruges),是一座古老而美丽的水城。“Bruges”是很多桥的意思,这座城市的名字就来源于密集河道上一座座别致的石拱桥。布鲁日有着悠久的历史,它起源于公元一世纪建立的军事要塞,十二至十五世纪是欧洲重要的商业中心,后来航运经济衰落,又于二十世纪重新兴起了工商业和旅游业。如今的布鲁日市区内水巷交错、烟柳画桥,古式房舍鳞次栉比,被称为“北方的威尼斯”,这里的建筑其实不像威尼斯那样陈旧,所以要叫作“南方的阿姆斯特丹”也是合适的。布鲁日的老城中心可以看到中世纪的广场、皇宫、教堂、医院和邮政大楼,其余的沿河小阁楼则大多于十九世纪仿照中世纪样式维修或补建。布鲁日的夏天,游客络绎不绝,不少人甚至会评价这里人满为患,其实只要不是旅游旺季(我们到这里时是四月中旬),布鲁日小城是相当安静惬意的。最后引用《In Bruges》里的一句台词来表达人们初到布鲁日的感受:I know I'm awake but it feels like I'm in a dream.

摄影师陶羽:

丹麦王国的千年海港


公元八世纪,丹麦王国成立,随航海业兴起,维京时代的版图曾一度包含现在的挪威、英格兰、苏格兰和瑞典南部。现今的丹麦已不再是“北海大帝国”,唯留安静美丽的海港记载着这里千年来的海上历史。这里简单介绍三座有着悠久历史的丹麦海港城市。


奥尔胡斯(Aarhus):位于日德兰半岛中部东岸,丹麦第二大城市和主要港口,兴起于公元九世纪。图1-4,拍摄于奥胡斯美术馆(Arhus Kunstmuseum)顶楼的圆形彩虹观景走廊。


罗斯基勒(Roskilde):位于西兰岛中部北岸,公元十世纪到十五世纪曾是丹麦首都,距离哥本哈根只有三十分钟车程。图5-7,拍摄于市中心的罗斯基勒大教堂(Roskilde Domkirke)和位于海边的造船厂博物馆(Vikingeskibs Museet)。


赫尔辛格(Helsingor):位于西兰岛东北岸,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七十年,兴起于中世纪。图8-10,拍摄于赫尔辛格近郊的弗雷登斯堡宫(Fredensborg)和中心沿海的克伦堡宫(Kronborg)。


 @LOFTER摄影  @一起旅行 

Zaihaoxin.:

东北以东。

中国的秋天,可能哪儿都不如东北好看了吧。

吉林.白山.

摄影师陶羽:

埃吉桑:岁月苍穹,鲜花如繁星

埃吉桑(Eguisheim)是法国东部的一个葡萄酒村庄,十几平方公里,不足两千村民居住在十二世纪的木筋小屋中。在这里,除了公共地区布置的花卉园艺,小镇居民也喜欢用鲜花和小道具在自己的门前屋后进行精心的装扮,星星点点,匠心独具。埃吉桑在2013年被授予法国最美小镇的称号,同时也是法国四个著名的鲜花小镇(Giverny;Colmar;Eguisheim;Yvoire)之一。文学中的法式浪漫如烈焰一样热情奔放,现实中的法式浪漫却是对生活的热爱,珍惜生活中的细小美好,一束鲜花或一处装扮。如水的岁月如平静的夜空,满园的馨香便是夜空中的浪漫繁星。